白☆笙

全職各種cp 刀郎雙狐鶴一期
最近电竞圈痴汉中……

知否

*是自己想撩丐哥撩不到的产物

*描写幼稚

*可能会神展开

*大概是虐文

*如果不好看....请手下留情...

一.

“你猜…今天师姐会给我们什么样的练习?是去辨音还是去练舞!”

“昨天是辨音…那今天应该是练舞!”

“那我就选辨音!”

喂着岛上的白鹭,我和奂一边斗嘴,一边打赌今天师姐会让我们练习音律还是舞姿。

“输了的人要……”奂歪了歪脑袋“要……要做一件大事!对!大事噢!”

“秀秀,奂奂,今儿再去辨回音。”听着师姐温柔的声线,我却不由得头疼的暗暗瞥了一眼旁边偷笑的奂。大事…多大的事算是大事呢?

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想的都头疼了也不知道究竟怎样的事能够算大事“不如去找师姐商量?不行不行听到这个词师姐一定不会让的…等等…师姐…师姐…师姐明天要去扬州!”明天正巧是休息,师姐就决定要去扬州置换些物品,还特意叮嘱了我们不能捣乱。“那就和师姐一起去扬州!”想到便跑回了自己的屋子,和趴在床上的奂说了自己的决定。

奂仿佛是傻了眼,看着我如同看一个傻子“不然…我们换个事?”

“不,不换,既然要做大事,那当然要挑最有挑战的去做。”摇了摇头,自顾自的便跑回了自己的床上美滋滋的准备睡觉。“师姐是中午走…上午去船舱里躲起来就成了,扬州那么近,师姐从来不进船舱……”想着想着进入了梦乡,朦朦胧胧似乎有什么人温柔的喊着我的名字,那声音,像咬了一口师姐带回来的糖葫芦一样,让人的心里酸酸甜甜的。

一早被窗外鸟鸣给闹醒,换上衣服,犹豫着颜色有些靓丽便穿上了一件灰扑扑的外套,一下子就从一个七秀坊弟子,变成了常见的路人甲乙丙丁。带上两块干粮,趁船夫不注意赶忙溜进了船舱躲起来。船晃动着带起湖面的阵阵涟漪。

阳光明媚,正是春困的时节。

“师傅,麻烦去扬州。”

“好嘞!”

迷迷糊糊间听见师姐的声音从船舱外传来,然后船开始一摇一摇的晃动,像极了摇篮,也像极了一个人温暖的怀抱,在轻轻的晃动中,似乎又听见了那一声声呼喊,不过他似乎…有些悲伤…求求你,不要再这样喊了。因为心痛而惊醒时觉得面上有些凉,抬手一抹,湿湿的。

那声音,究竟是谁?温柔中带着宠溺,但是里面带着绝望的伤感更不是作假。是谁让他如此伤心?是什么事让他觉得,天都塌了半边。更奇怪的是明明自己不过才听了这声音两回,就有一种熟悉的,撕心裂肺的感觉,让我心如刀绞。似乎有一只手向我伸来,将手搭上却不过是一片的虚无。轻轻抚摸了一下胸口,心还在扑通扑通安稳的跳动着,你,到底是谁?

悄悄从船舱的缝隙中朝外张望,朦朦胧胧之中,有一片高高的城墙若隐若现,因为无法理解自己的心绪而苦恼皱眉,思索一会儿后就甩甩脑袋将一切都放空,现在去扬州探险,才是顶顶要紧的事儿!

烟花三月的扬州,最是人间好时节。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