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笙

全職各種cp 刀郎雙狐鶴一期
最近电竞圈痴汉中……

人偶

#注意注意 严重ooc 性格完全不符合系列#

#鸣狐人偶系列#

#据说很黑系列#

#后续大概有系列#

#文笔小学生 见谅#

#其实就是作者的脑洞奇葩然后手痒产物..#

巷子深处的小店门口挂着的风铃随着门被打开而响起,似乎是很久没有

人来到这个幽深的地方推动门,伴随着铃声落下了薄薄的一层灰,门也发出

了笨拙的声音。来者的肩上趴着一只狐狸正在埋怨这里的灰尘,叽叽喳喳的

完全没有狐狸该有的气质。推开门的是一位少年,有银色的短发和金色的瞳

孔,眼下画着红色的妆容,看上去稍稍有一些妖冶。店内的灯发出的光芒有

些昏暗,环顾四周是各式各样的人偶,若不是看到门口的牌子上勉强辨认出

的人偶二字,或许会以为全是人也说不定,那人偶仿真度有些高的吓人。少

年轻轻触摸上了人偶的皮肤,触感与人类几乎相同,轻抚着人偶的皮肤,身

后有一个人却在无声无息的靠近,直至到他身后看着他好一会儿“你喜欢这

些吗?”突然的开口吓了少年一跳,肩上的狐狸甚至炸了毛,只差没有吓得

蹦起来。回头只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后方,昏暗的灯光让人有些看不真

切,只能看清他有着一头长长的和自己一样色泽却更显耀眼的银发,血红色

的双眼紧盯着自己,仿佛是捕捉到什么猎物一般,但是下个瞬间那双眼却变

得无比温和,似乎那只是一个错觉。


    “是客人吗?”那人轻笑着“招待不周还请多多见谅,这里极少有人会过

来。噢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这里的店主,我叫小狐丸。”鸣狐轻轻点头“鸣

狐。”深吸一口气似乎在下什么决心一般“请问能卖一个人偶给我吗?”小

狐丸似乎是被这个请求给惊讶到,表情上显露出一丝惊异。鸣狐有些手足无

措,他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够说动这位看起来并不想要卖人偶的店主来卖给他

一只人偶,但是自己想要购买人偶的心情却怎么也遏制不住,像被这些人偶

勾去了魂一般。短暂的沉默之后,小狐丸率先开了口“真不好意思…我这里

的人偶是非卖品。”鸣狐失落的握紧了手“不过若是客人您真的喜欢,或许

我可以尝试做一个人偶给您,不过我想请您来做我的模特,可以吗?”不出

所料的,鸣狐答应了这个请求。“那么若不嫌弃的话,最近就住在这里,如

何呢?对了,这里只有一张床…可能还要委屈客人一下和我睡一张床了…不介

意?”鸣狐点点头,打发了自己的小狐狸去给家里人送信,目睹它走出了店

门,离开了巷子,鸣狐突然感觉有一丝的害怕“或许和这里的环境有关”鸣

狐轻轻摇晃着头将头脑里的想法除去。小狐丸将鸣狐带到了二楼来歇息一会

儿,地上有散落的木屑和纸张,还有一些半成品在墙壁上靠着。察觉到鸣狐

的视线,小狐丸似乎有一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个人住,稍微有点…不拘

小节。”似乎是在想什么样的词能够比较委婉的表达自己家中的凌乱,沉思

了很久才说出了不拘小节四个字。鸣狐摇了摇头,默默地走近了那些靠在墙

壁上的半成品“那些可以摸哦,下面那些也可以!实在喜欢还可以亲亲抱抱

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也没有问题哦?”鸣狐猛然回过头,看见小狐丸脸上

的调侃笑,脸突然就变得绯红。


在小狐丸店里的日子,没有任何的娱乐工具,但是日子却过的不寂寞,每天

周围都有许许多多的人偶伴随在身边,而且做模特的时间也不长,只在住下

来的第一天被小狐丸拉着画了一下午的自己,画了许许多多张。然后贴在了

自己的工作室的墙壁上,据说是因为很少做真人形态的人偶,所以才要准备

的那么万全。小狐丸有固定的工作时间,其余时间便是陪着鸣狐说话,喝

茶,打纸牌等等。早午晚三餐也是全部都经由小狐丸之手,按照他的话来

说,这么精致的人,怎么能够进入厨房这种油烟之地呢?更别说还是自家的

客人了。但是…自家的小狐狸呢?已经一个星期都没有看见它了…不会是在哪

里迷路了吧…稍有担心的,鸣狐问向小狐丸有没有通讯的工具。小狐丸摸着

自己的下巴思考了一会儿,从自己的工作室中拿出了一台电话机“那鸣狐在

这里打电话吧,我就先出去了。”鸣狐略一沉思,拨出了自己家的号码,接

电话的是一期一振,他说已经收到了YAYA送来的信,见它有点累就把它留

了下来,弟弟们也似乎是很久没有和它一起玩了,所以才拖的有些久。鸣狐

轻声的说没关系,就让它在那留着吧,便挂断了电话。小狐丸也把握了完美

的时机,在挂断电话的两分钟后便走进了房间“嗯?已经打完了吗?那只小

狐狸不要紧?”“在家里,和家人一起。”一如既往的短语回复让小狐丸有

一些挫败,用一种几近哀怨的可怜眼神看着鸣狐“难道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

吗…”也许是小狐丸的神情真的太像一只大狗,鸣狐踮脚抬起手摸了摸他的

银发,嗯…像所想的一样顺滑呢。鸣狐抬起头,牵起嘴角向小狐丸展露了一

个笑容,也许是很久都没有笑了,有些僵硬生涩,但仍足以让小狐丸愣神许

久“还真是有些不舍啊…”含糊不清的言语从小狐丸的唇间逸出,鸣狐困惑

的歪了歪脑袋,正准备问小狐丸说了些什么,小狐丸却马上转移了话题,询

问起了鸣狐晚餐想要吃什么。最近似乎自己越来越懒了啊…做什么都有一些

不想动呢…鸣狐这么想着。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鸣狐似乎记得什么,又不记得什么,他记得生活中总有

一只狐狸,很烦,但是却不恼人。小狐丸说,从来没有什么狐狸,或许是他

自己做梦时把小狐丸梦成了一只狐狸,说完还总是笑着揉揉他的脑袋。鸣狐

就这么懵懵懂懂的接受了小狐丸告诉他的一切事实,在一日复一日的与小狐

丸度过的日子中,鸣狐的思想中也只剩下了小狐丸的影子,自己服从了他说

的一切,而且,这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因为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思想变

得越来越单纯,身体变得越来越僵硬,似乎体重也有些变轻了?如果是乱的

话一定会很开心的吧?乱?…那是谁?鸣狐躺在床上,转动着自己越发僵硬的

脖子看向床边的人偶“和他们…好像。”嗯…人偶?自己原来一直是一个人偶

吗?对…小狐丸是一个人偶师,作为一直伴随他身边的自己,的确是一只人

偶呢…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鸣狐抬起僵硬的脖子向门口移去目光,阴影下

的小狐丸有些看不清神色,只能看见略微上扬的嘴角。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