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笙

全職各種cp 刀郎雙狐鶴一期
最近电竞圈痴汉中……

大家好我的一期一振哥哥回家了...于是我来还原了.!但是你们要知道我很ooc而且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所以不要抱有期望我完全就是想到什么些什么...就是这样...如果看完了...非常感谢你们的勇气!

#一期鹤#
似乎沉睡了很久,脑袋还有一些昏沉,一期一振似乎是莫名其妙的就陷入了沉睡之中,根本无法思考,内心担心着弟弟的安危,却又什么都做不了,脑海之中最后留下的,是一片洁白的颜色。

 

时间慢慢悠悠的流逝,突然感受到了光线照耀着自己的身躯,是本体被从黑暗中移到了光亮之处吗?一期一振缓缓睁开了双眼,瞳孔中闪耀着金色的光泽,似乎是还未适应眼前的光亮,他轻轻眯起双眼,模糊的视界里有六位形态各异的人,都有些激动的盯着自己在看。虽有些疑惑却因为在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了同样为刀的气息而淡然,首位的模样十分眼熟,茶色...原来是莺丸吗?并不是他...

 

似乎是睡多了,下一瞬间的一期一振又陷入了深深的睡眠,只是冥冥之中却突然觉得那熟悉的感觉离自己越来越近,那一抹洁白的颜色在自己的脑海中再度显现。是啊,这个温度,相隔了究竟有多少个多年,那时早已数不清的。

 

再次悠悠转转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房间的床铺上,眨眨眼睛向左右望了望,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隙,窗也半开着,有温暖的春风从外面吹进,掀开身上的被子一期一振缓缓坐起身,陌生的环境,真是令人有些不安。门被拉开的声音吸引了一期一振的目光,一只,两只,三只,五只老虎挤开了房门的缝隙跑了进来,后面一个个小脑袋接连探了出来,一期一振突然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温声开口“我回来了。”门外的小短刀们一下子就全部冲进了房间之中,迅速的在一期一振周围寻找好自己的位置,不多不少,恰似当年。被弟弟们包围的感觉,让一期一振谨慎的心彻底松懈,家的温情在心底漫开,化成一汪泉水。

 

门再次被打开,这次是一个女性走了进来,脸上贴着一张写着“审”字样的纸,他似乎还拉了一个人过来,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肌肤和浑身上下除了白色就是金色的配色,比起自己更显亮泽的金色瞳孔看着自己,一期一振突然有些恍惚,当年自己是否也是因为这一双瞳孔而沉溺于这片白色的汪洋之中,无法自拔?

 

“喂,一期一振,你是被我突如其来的出现而吓得愣住了吗?”鹤丸国永凑近到思绪放空的一期一振眼前,突然放大的脸庞让一期一振有些呆滞,然后猛地站起了身,脸上泛着红晕,耳根有些发红的看着眼前的鹤丸国永,伸出手触上了他的手,略带冰凉的温度和瘦得有些惊人的手感,和当年的感觉一模一样,那片雪白还是依旧,是像雪一样高洁,鹤一样高雅的颜色,一同他那骄傲的性子。

 

审神者看着两人对视,抬起宽大的袖子掩唇而笑,哄着一群有些气愤鹤丸抢走了他们哥哥的全部注意力的小短刀们出了房门,内心里悄悄为鹤丸点了根蜡烛,莫名的幸灾乐祸,谁让他没大没小总是吓自己这个审神者?贴心的为他们关上了房门,带着栗田口家的弟弟们一起走向了本丸的客厅,今天的甜点...是配着草莓酱的白色冰激凌呢。

 

一期一振听到关门的声音才恍惚的发现房间里只剩下了自己和鹤丸国永两人,自己还一直握着他的手不放,赶忙慌乱地放开,有些窘迫的把手背到背后“真是好久不见啦...鹤丸殿。”鹤丸国永感觉到手上的温度骤然的消失心中划过一瞬的失落,却没多加在意。“啊一期你终于来了,天晓得那个审神者天天在我耳边念叨说我和你关系那么好一定能够把你招呼回来的之类的然后把我放在本丸里等那些人回来...这种日子真是无聊啊无聊!他居然还不让我吓她,惊吓才是人生的乐趣所在啊!真是无趣!”

 

鹤丸国永在一期一振的面前很没形象的就坐了下来,一期一振端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抱怨,这很像那时候被当做御物拘束着的时候呢,那时候也是这般抱怨着生活的无趣和惊吓的意义,自己却不常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安慰几句。回忆深刻的刻在脑海中,现实反而变得不太真切,侧着头怔怔的看着那个雪白的身影,絮絮叨叨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伸出双手将他怀抱在怀中,声音戛然而止,似乎是这个动作不太舒服,被怀抱住的人略微挣扎了几下,,一期一振的手臂却因此而越发收紧。

 

鹤丸国永本来还在絮絮叨叨的和一期一振抱怨着审神者,毕竟在这么多年中,只有他一如既往的会安安静静的听自己抱怨,这次像往常一样时,却突然被一期一振的拥抱而打断了思绪,拥抱温暖而有力,能感受到一期一振的心脏跳动的感觉,鹤丸国永有些不适应动作地挣扎了几下,发现一期一振的手臂却越来越收紧,识趣的停止了挣扎静静地等待着一期一振接下来的话语,常年的陪伴让他清楚一期一振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的执念有多深。“喂,一期一振,你到底在想什么。”长时间的沉默让鹤丸国永终于有点耐不住,略显烦躁的声音从一期一振的怀中闷闷的传出,然后就感受到一期一振手上的力道松懈了下来,赶忙挣脱出然后整理好自己的服装和发型,却看见一期一振再次露出了一张放空的呆滞脸,仰天长叹了这个审神者到底都是什么鬼,居然带回来了一个傻得一期一振,无趣的躺倒在榻榻米上,等待着一期一振的回神。

 

一期一振听到鹤丸国永略带不耐的话语,愣住许久,对啊..自己究竟是在想什么呢..到底是什么吸引住了自己什么久?是对方略带凉爽的温度,还是因为对方的高傲洁净,还是那让人越陷越深的金色汪洋?一期一振略带无奈的看向那个躺下快要睡着的白色物体,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啊,鹤丸国永。一期一振突然就什么都不想思考,靠着鹤丸国永也一起躺了下去。

 

对啊,没错,有一件事情是根本什么都不需要思考,过去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似乎真的是,在金色汪洋中溺死了啊。一期一振如是想着。

 

轻轻在鹤丸国永的睡颜上亲下,晚安,我高洁的鹤。

 

闭上眼,未曾看见鹤丸国永飞上红晕的耳垂。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