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笙

全職各種cp 刀郎雙狐鶴一期
最近电竞圈痴汉中……

关于《与契》的消息

【狐言】【紧急通知】
大家!我已经三天没有更文了……
但是!并不是我不想更啊哭唧唧,是我的lofter出bug了,我现在用电脑端才能发消息,但基本超过十句就会发布失败……而手机端更是连登陆都登陆不上!
已经基本确认是bug了,只能等待……
所以现在基本状况是,我用电脑端可以回复、查看回复以及发布一丢丢的文字,手机端……不存在的。
所以……这真的很糟心,我在努力解决了,这段时间估计没办法在lofter更新,但我会在贴吧持续更新,地址待会儿发在评论里。或者我另找人帮忙发……我知道你们等得很急,我也边急,感觉头发都要掉光了……
本来与契下一章很高能,急匆匆想发表,结果……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占tag十分抱歉,什么时候我这条通知删除了,估计就是正常了……
以上。
如果想看的话可以去贴吧
以下链接。非常感谢大家啦
http://tieba.baidu.com/p/5156429310?share=9105&fr=share&see_lz=0
看文的大家不要怪他啦。

知否

*是自己想撩丐哥撩不到的产物

*描写幼稚

*可能会神展开

*大概是虐文

*如果不好看....请手下留情...

一.

“你猜…今天师姐会给我们什么样的练习?是去辨音还是去练舞!”

“昨天是辨音…那今天应该是练舞!”

“那我就选辨音!”

喂着岛上的白鹭,我和奂一边斗嘴,一边打赌今天师姐会让我们练习音律还是舞姿。

“输了的人要……”奂歪了歪脑袋“要……要做一件大事!对!大事噢!”

“秀秀,奂奂,今儿再去辨回音。”听着师姐温柔的声线,我却不由得头疼的暗暗瞥了一眼旁边偷笑的奂。大事…多大的事算是大事呢?

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想的都头疼了也不知道究竟怎样的事能够算大事“不如去找师姐商量?不行不行听到这个词师姐一定不会让的…等等…师姐…师姐…师姐明天要去扬州!”明天正巧是休息,师姐就决定要去扬州置换些物品,还特意叮嘱了我们不能捣乱。“那就和师姐一起去扬州!”想到便跑回了自己的屋子,和趴在床上的奂说了自己的决定。

奂仿佛是傻了眼,看着我如同看一个傻子“不然…我们换个事?”

“不,不换,既然要做大事,那当然要挑最有挑战的去做。”摇了摇头,自顾自的便跑回了自己的床上美滋滋的准备睡觉。“师姐是中午走…上午去船舱里躲起来就成了,扬州那么近,师姐从来不进船舱……”想着想着进入了梦乡,朦朦胧胧似乎有什么人温柔的喊着我的名字,那声音,像咬了一口师姐带回来的糖葫芦一样,让人的心里酸酸甜甜的。

一早被窗外鸟鸣给闹醒,换上衣服,犹豫着颜色有些靓丽便穿上了一件灰扑扑的外套,一下子就从一个七秀坊弟子,变成了常见的路人甲乙丙丁。带上两块干粮,趁船夫不注意赶忙溜进了船舱躲起来。船晃动着带起湖面的阵阵涟漪。

阳光明媚,正是春困的时节。

“师傅,麻烦去扬州。”

“好嘞!”

迷迷糊糊间听见师姐的声音从船舱外传来,然后船开始一摇一摇的晃动,像极了摇篮,也像极了一个人温暖的怀抱,在轻轻的晃动中,似乎又听见了那一声声呼喊,不过他似乎…有些悲伤…求求你,不要再这样喊了。因为心痛而惊醒时觉得面上有些凉,抬手一抹,湿湿的。

那声音,究竟是谁?温柔中带着宠溺,但是里面带着绝望的伤感更不是作假。是谁让他如此伤心?是什么事让他觉得,天都塌了半边。更奇怪的是明明自己不过才听了这声音两回,就有一种熟悉的,撕心裂肺的感觉,让我心如刀绞。似乎有一只手向我伸来,将手搭上却不过是一片的虚无。轻轻抚摸了一下胸口,心还在扑通扑通安稳的跳动着,你,到底是谁?

悄悄从船舱的缝隙中朝外张望,朦朦胧胧之中,有一片高高的城墙若隐若现,因为无法理解自己的心绪而苦恼皱眉,思索一会儿后就甩甩脑袋将一切都放空,现在去扬州探险,才是顶顶要紧的事儿!

烟花三月的扬州,最是人间好时节。

 


关于一点设定

吃了太太的那么多糖和玻璃渣

我这条咸鱼也要有点梦想_(:з」∠)_!

想写失语症这种很莫名的东西挑战一下!

是wuli野萌萌从小患病的设定

不是声带的问题也不是天生???只是不会说话而已但是依旧是电竞bb机哟x

有太太愿意提供建议补充设定的话那真是更加感谢!

爱的力量是很伟大的能让人开口哟(不是这样)

被点的文
玻璃渣(大概)
不太会写东西 思绪很乱
没有玻璃心
对这对cp了解不是很多所以请不要打我欢迎科普!
五毛结尾
#勿上升真人#

站在机场的门口,轻轻呼出一口气,寒冷的温度马上就把那气化为了白烟散在空中,无法追寻痕迹。抬头看看天空,是个万里无云的好日子。

手表上显示的时间示意自己再停留似乎就要迟到了,赶紧招了辆车,上车之后面对着司机询问的目光,温和地笑“麻烦,skt”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这片土地,能够看见自己所深爱的人。

但越是接近,心情却越发忐忑,突然就回忆起离开时那个人的眼神,包含了太多的情绪,那些情绪杂乱的缠绕在一起,怎么也读不懂。明明想在最后的最后跟他表露自己的心意,他却拒绝了自己的临别拥抱,轻飘飘的丢下一句平安就退到了最后,所有的勇气也在他冰冰凉的眼神中一点点消失殆尽,化为了泡影,这是自己所织的结。

司机的声音将回忆掐断,但是那种冰凉的感觉却冻到了心间,付了款便走进了大门,前台的人看见是自己,惊喜的打了个招呼,然后伸出手向过道指了指“都在训练室里面呢。”微笑着向她点点头,拉着行李箱轻手轻脚的走进去,温暖的气息逐渐减缓了自己身上的寒冷,站定在训练室门口,目光所及之处所有人都低头打着rank,但是独独少了那个人的身影。

看不见那道身影,不自觉的也轻松了些,真是再也不想尝受那种冰凉到骨子里的目光…换上轻松愉悦的面孔走进了训练室,发现他的队友看着他神色有些古怪,像是想打招呼又顾忌到什么一般。正奇怪是因为什么,身后传来了熟悉的音色“好久不见。”声音淡漠如水。

听见声音就不由得有些僵硬,僵直着转身,看到了一张仿佛是公式化的脸庞,上翘的嘴角,弯弯的眉眼,一切都是计算好的一般,标准的欢迎陌生人到来的微笑。不由自主的想伸出手去抚摸他的脸,却被他伸出的手所打断“麻烦让一下,我要回位置。”半伸的手慢慢地收回,垂在身旁紧紧的握成了拳。“好久不见”轻若叹息一般的声音,不知道有没有传递到所思念的位置。

似乎是气氛渐渐的尴尬,连周遭的空气都有些变凉。其余的队员们见了自己纷纷迅速结束了游戏,也没有再继续,拉着自己到了一旁的大桌上寒暄起来。微笑着拿出自己给他们带的礼物,眼神却不由自主的飘向坐在里面仿佛不被世事干扰的人身上,他是如此的专注,就连操作都比以往更犀利上几分,像是要把自己的情绪完全发泄出去。想着包中那个包装精美的礼品,大概是没有机会了吧。心中的滋味如咖啡一样苦涩。露出的微笑像是嘲讽,又像是怜悯。

晚上聚在一起聚餐,自己作为主角当然是一杯又一杯的被敬,看着他与周遭的人玩的那么开心,软言软语,还透露出了几分搞事的神色与动作。大概是推脱不了,他被哄着灌下了几杯酒,脸上浮现出微醺的红,眼神也略微有些迷离,像是弥漫着水汽。跟着旁边的人一边说话,一边傻傻的笑,还用修长的手指戳着对方,那手白净又纤细,真是令人难耐。有些忍不住,默默的蹭过去,看着他眉眼弯弯的样子,与杠杠公式化的微笑,当时冷冰冰的一张脸,三个样子重叠起来,合成了那一张令自己魂牵梦绕的模样。

轻轻握了下拳又松开,像是给自己打气一般,微笑着向他举杯,目光忐忑地看着他,只见他略疑惑的眯着眼看了他几秒,歪了歪脑袋,然后一脸笑的正经看着他“景焕哥…”拖长了的迤逦尾音让自己有些丢了魂“不对,应该叫你…Marin…”轻轻的嘟哝声又将自己从天外拉回“相赫…”声音中已经带上了一丝无法察觉的祈求。他笑着举起了酒杯,碰了碰杯,他一口便饮尽了。那豪爽的态度,若不是看着他那么容易醉,还以为是个喝酒的能手。

等到聚餐结束,他早已陷入了迷糊的状态,无奈叹口气,扶着他一起回了skt的基地,进入他的房间,环顾四周,还是一样的整洁。轻轻把他放到床上,似乎是吹了冷风清醒了一些,躺在床上的他睁开了眼,扶着头靠在床上,沉默的看了一会儿“张景焕,要谈谈吗。”

冲他轻轻的笑,然后转身打开包,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拿出自己挑了许久又藏了许久的礼物送到他的面前“先看看吧。”他沉默的拆了东西,看着礼物,他像是放弃了似的闭上了眼“不喜欢…?”小心翼翼的开口,他睁眼时却看到了与当时一样的冰冷眼神。“东西很好,我很喜欢,谢……”疏离的语气像是要把自己与他之间划下一条深深的沟壑,但是这时候放弃,也许以后就再也没有勇气了吧…

借着酒劲,用手捂住了他的嘴。“抱歉啊相赫,仔细听我说…我从前就喜欢相赫,一直都很喜欢,真的…”他的眼中浮现出迷茫而又挣扎的神情,但是也不过短短的几分钟。缓缓的放下手,他便露出了一个微微的笑容“你知道我等这番话等了多久吗?”听见这一句轻飘飘的话,猛地抬头看着他,那笑容温暖而又纯粹。“但是…等久了,心也就凉了。特别是,当你离开的那时,心都冻成了一块冰呢…景焕哥。”笑容在话语中逐渐变冷,最后变成了一条紧紧抿着的线。神情如一口古井,无波无澜,但是又无比坚定。“那只能说,我没这个运气了…相赫,你要幸福。”弯弯嘴角想要扬起笑容,却发现是如此僵硬。

爱像一种诱人的毒,能够让人沉浸却无法自拔,但是也能够让人死亡。



其实设定的时候 壳妹 酒量不错
迷糊的样子只是当时
我知道bug很多…别打头!

告诉我 这两张值多少M的文(nigun

我只想说 有最近meiko和金总直播的录播吗 😂来自怨念的住宿生x

今天看了老we的五排…嗯基本是一边擦眼泪一边看的。每一个细节和他们的话语我都觉得……是那么的暖心。多少次的梦回s2只因那时有你们辉煌的存在。说着说着感觉自己就要哭了。

最后问一问,你们有谁有s2的we的比赛资源吗!急求 急需。我要让我所有没经历过那段时期的朋友都知道 中国有过这么一只骄傲的队伍。

很难过 大概一段时间不会回坑 满满的都是眼泪。委屈但是又哭不出来。我等你们明年的成王。EDG

微阳 part.2

Mystic x Spirit

#特大写的OOC#

#特大写的OOC#

#特大写的OOC#

感觉越来越没有剧情好写了...节奏拖太慢啦!

真人无关

题目无关

↓↓↓正文GO


或许是因为同为他乡人,Spirit对着Mystic总是带着惺惺相惜的感觉,他暗暗想着Mystic既然是第一次来到了中国,那么自己作为一位比他来得早的“前辈”,肯定要带他熟悉一下这个陌生却带着熟悉的繁忙的城市。至于第一站要去哪,Spirit耸耸肩,一脸高深莫测,竖起了一根手指摇了摇,缓缓地说道:“我也不熟啊……”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枝头挂上了娇嫩的淡绿色,早春的鲜花也开始渐渐显露芳华。Spirit照例的又在早上吃饭时对着Mystic叽里咕噜的传达着自己在中国的经历与经验,中国的菜肴并不是很符合自己的口味,吃了寥寥几口后Mystic就放下了自己的碗筷,静静的看着对面Spirit像仓鼠一般将自己的腮帮子里塞满了吃食,嘴角微微翘起。Spirit没有注意到Mystic停了动作,依旧重复着自己塞-吃-叽里咕噜的循环往复。


似乎是突然想起今天休假,Spirit兴致冲冲的看着Mystic,眼睛里闪烁的光彩像是星光一般璀璨。“Mystic,今天出门?就我们两个!”Mystic猛地张大双眼,丹凤眼都都快变成了圆杏眼,他将手轻轻放在Spirit的额头上,微凉的触感让Spirit起了薄薄的一层鸡皮疙瘩,对面的Mystic用着一种同情智商的眼神看着自己“Spirit,我们是韩国人。”轻柔的韩语缓缓吐出,见Spirit认真的点点头,Mystic的眼神又显露出了无奈“这里是中国,你也不太会中文,更不用说我。”


Spirit呆滞了一瞬,但是丝毫没有显露担心的神色“its ok!Mystic!我会解决一切的。”自信满满的挂在脸上,让人无法抗拒。Spirit赶Mystic去换上了一件出门的常服,自己则走到了门口去等他。


Mystic慢慢的走出自己的房门,心中还有些担忧一会儿出门后会不会迷路之类的,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大门口一个人逆光而立,初春不甚刺眼的微阳暖暖的,和他伸出的手的温度一样。


——TBC

其实我真的没有结尾,写的比较少......越写越糟糕真是非常抱歉啦--

微阳 part.1

Mystic x Spirit
#特大写的OOC#
#特大写的OOC#
#特大写的OOC#
感觉自己根本写不出那种感觉啊!毕竟接触还是最近一段时间…!所以请真爱粉轻喷∑…颜值高的两人都要舔舔舔!
与真人无关
与题目无关x
Are you ready?

初来乍到中国,初次进入We,Mystic还仍旧有些迷茫,这是一个陌生的国度,一个陌生的地方,自己不懂他们的语言,不懂他们的风俗,只是为了梦而来到了这块繁忙的土地。
默不作声的跟着工作人员进入了We的基地,没有什么娱乐设施,周遭的一切都是安安静静的,偶尔有几声鸟啼传入耳内,却依然不能打破这份寂静,冬天似乎还在We的基地内停留不曾消散。
Mystic其实是十分喜欢笑的人,只是因为陌生而变的沉默。踏入训练室的门,Mystic突然理解了打开门前工作人员那回头有些意味不明的复杂一眼。

看着里面有些乱糟糟的气氛,他也笑起来,笑弯了眉眼。笑着时,突然一声高昂的“axiba!”传入Mystic的耳内,顺着声音,看到了一个有些蓬松的棕黄卷发,悄悄走近些,看见的是熟悉的眼脸——Spirit.
安安静静的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打rank,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是在说什么,一局终了,最后Spirit还是输了。他有些烦躁的拿下耳机,抬手就死命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Mystic看着他弯弯嘴角,伸出手有些坏心眼的压住了Spirit的手。看着他稍微带着些怒气的转过头,却在看到Mystic时变的有些惊讶。

Spirit知道今天将会有一个新成员要加入,却没想到是Mystic。他猛地站起身,仔细盯着Mystic看,仿佛能看出一朵花来。Mystic看见Spirit那出神的样子,就知道他不知道又神游到何处,想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径直坐到Spirit旁边的位置,开始调试电脑。
待到Spirit回味完在韩国与Mystic相识的日子,Mystic早就已经坐到了他旁边好一会儿。Spirit看着旁边还在专注于电脑的人,默默坐下退出了自己的游戏,看着Mystic发起了呆,真是…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Spirit看着Mystic,与当时的印象相差无几,扯扯嘴角拉出一个傻笑。Mystic感受到旁边盯着自己一脸傻笑的人的视线,心里有些发毛,转动了椅子将自己正对着Spirit,那张脸上还带些孩子气,笑起来的时候更显可爱,看上去乱蓬蓬的头发其实异常的柔顺,还温温暖暖的,阳光的感觉…嗯?这么想着,Mystic的唇角眉梢,渐渐的挂满了笑意,We的冬天,一瞬间变成了春暖花开。

TBC啊啊很少写这种看上去像是连载的东西…?如果看到这里了…非常感谢!